新闻中心NEWS CENTER

传统唱片业给流媒体挖的坑:版权费不知应给谁

发表日期:2015-10-15 浏览次数:360

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络版今天撰文称,由于美国音乐行业的复杂制度,加之流程设计存在缺陷,导致流媒体服务没有向词曲作者支付足额版税。

以下为文章全文:

在截至今年1月的10个月间,Spotify的美国用户收听A Day to Remember乐队的歌曲《Out of Time》的总数超过70.8万次,但这家流媒体音乐服务却并未向词曲作者支付任何版税。

然而,这种“疏忽”绝非孤立事件。

据统计,在这段时间内,由Victory唱片分销,并由其姐妹公司Another Victory音乐发行公司发行的歌曲在Spotify上的播放量达到数百万次,但该服务实际向词曲作者支付的版税比例大约只有79%。这组数据来自科技公司Audiam,他们希望能够帮助利益相关者要回这些漏掉的费用。

Victory是一家规模不大的公司,去年在Soptify美国的流媒体音乐播放量中的占比远低于1%。但业内人士表示,这种遭遇并不仅限于Victory,这一现象也并非Spotify独有。

从歌手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到作曲家德斯蒙德·柴尔德(Desmond Child),很多音乐人都曾公开抱怨Spotify和其他流媒体音乐服务支付的版税过低。但未足额发放版税的问题却很少有人提及,而据很多业内人士透露,这种情况早已蔚然成风。

在为音乐发行商和词曲作者提供补偿时,无论规模大小,各类网络服务往往都无法足额支付版税。一些音乐发行行业的高管估计,Spotify、YouTube和Google All Access等服务合计拖欠词曲作者和音乐发行商5000万至7500万美元版权费。虽然有人认为实际金额少得多,但他们都一致同意,当前的系统无法有效地追踪付费对象以及付费金额。

“目前使用的这套系统并未发挥作用。”美国国家音乐发行商协会CEO大卫·依兹瑞莱特(David Israelite)说。

“我们希望支付每一分钱的版权费,但我们首先得知道应该支付给谁。”Spotify发言人乔纳森·普林斯(Jonathan Prince)在电子邮件中说,“整个行业应该展开合作,秉承着透明度和责任感开发出一套版税支付方法。”自从2008年以来,Spoitify已经向版权所有者累计支付了30多亿美元的版税。

拥有流媒体YouTube的谷歌尚未对此置评。

Audiam CEO杰夫·普莱斯(Jeff Price)表示,他的经验表明,流媒体服务拖欠其词曲作者客户的版权费比例大约为15%至20%。

“问题不在于他们截留了这笔资金,或者他们不愿付钱。”普莱斯说,“而是他们不知道是谁写的这些歌曲,或者如何找到收款人。”

问题的根源部分源自音乐销售过程中牵扯的复杂权益。

一首歌的录音归唱片公司所有,他们随后与歌手或乐队签订合同。绝大多数版税(无论是源自CD、付费下载还是流媒体音乐)都归属于唱片公司,他们之后根据合同约定与歌手分成。

只有很少一部分版税归词曲作者所有,但具体比例都会在合同中注明。即便某一首歌是歌手自己创作的,这位歌手可能也必须分别签订发行和录制协议,但很多词曲作者选择独立处理与自己有关的业务,而没有聘请发行公司。

根据美国法律,每制作一份歌曲副本,无论是实体唱片还是音乐下载,唱片公司都应该支付给词曲作者或者发行商大约10美分。

而当歌曲通过订阅服务以流媒体方式播放时,则由这些服务自行支付这部分“机械”版税(这个名字源于黑胶唱片或CD的机械复制流程)。在流媒体行业,机械版税大约相当于唱片公司应得版税的10%。去年12月,Spotify在美国每播放一次流媒体音乐所应支付的版税略低于0.04美分。

然而,由于唱片公司将音乐上传到流媒体服务时,往往没有将词曲作者和发行商信息包含在“元数据”中,所以难以确定版税支付对象。而这些服务通常会聘请第三方来计算并支付词曲作者的版税,从而又增加了一个环节。

当这些服务不知道应该向谁支付版税时,他们就有可能把钱交由第三方保管,以备有人索取。很多音乐发行商都表示,很难追踪所有服务中的每一首歌曲。相反,美国国家音乐发行商协会则在规划一项简化草案,希望根据其会员的市场份额直接分配这些尚未支付的版税。

依兹瑞莱特承认,这只是临时措施,无法真正解决问题。“今后必须要改进流程。”他说。

除了美国之外,其他多数国家的这套系统的工作模式都略有不同,但也受到了相同问题的困扰。

Another Victory等小型音乐发行商和自助发行的词曲作者往往没有能力梳理流媒体音乐服务上的数百万首歌曲,并索要其应得的补偿。

Victory创始人托尼·布鲁梅尔(Tony Brummel)表示,与该公司签约的歌手获得了Spotify支付的数百万次播放产生的版税,但发行公司的版税对应的播放次数却没有那么多。“数据对不上。”他说。布鲁梅尔是Audiam的投资人,但他表示,他首先是该公司的客户。

与此同时,将唱片公司和音乐发行商获得的数据展开细致比较,可以帮助普莱斯更好地掌握情况。自从Audiam开始向一家中等规模得流媒体服务提交审计报告后,他们从这家服务获得的版税从每月5000美元激增到每月1.7万美元,还要回了之前拖欠的10万美元版税。